2014年04月14日

上海微熱山丘 台灣鳳梨酥的金字招牌 上海微熱山丘 台灣鳳梨酥的金字招牌 上海微熱山丘 台灣鳳梨酥的金字招牌 上海微熱山丘 台灣鳳梨酥的金字招牌 上海微熱山丘 台灣鳳梨酥的金字招牌


  堅持用真正的鳳梨來做鳳梨酥的微熱山丘,每樣東西都精挑細選,並且進行了現代感的設計包裝和營銷,用三四年時間成了台灣鳳梨酥的一個金字招牌。

  制作過程中的鳳梨酥,雖然還沒有完成,但已經能夠讓人感受到即將完成的美味。

  我確實從未覺得台灣名物鳳梨酥有多好吃,蓋因我不是從小吃到大的關系。不管是包裝還是口味,在我看來,它就是那種讓人提不起“性趣”的傳統糕點——當然,傳統並不是什麼壞事,只是微熱山丘的老板許銘仁似乎一語道破了天機,他說:“其實台灣傳統的鳳梨酥都是用鳳梨做的,只是後來慢慢覺得用鳳梨餡太麻煩,成本又高,絕大多數品牌為了便宜行事,用冬瓜餡代替鳳梨醬,加一點點鳳梨,或者用鳳梨香精。”那麼這樣來看,吸引不了我也是正常的。

  現代感的設計包裝也是微熱山丘的一大特點。

 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雖然台灣有兩萬多家糕點廠,在家家都會做鳳梨酥的市場環境下,許銘仁還是敢於在2009年創立一個全新的鳳梨酥品牌。當時當地市場真的不缺一家鳳梨酥廠,但若沒有這個半路殺出來的“微熱山丘”,台灣的鳳梨酥也許還一直會在傳統的環境裏兜兜轉轉。微熱山丘也並沒有什麼了不得的絕殺技,一句話概括之,就是“用真正的鳳梨來做真正的鳳梨酥。”簡而言之,即返璞歸真——這真是一個看似簡單實則難的命題。

  大陸第一家門店位於上海外灘源。

  如果把一枚鳳梨酥拆解開來,它所有的組成其實就是五種成分:面粉、雞蛋、奶油、鳳梨、蔗糖,微熱山丘貨真價實的鳳梨酥,在於每樣東西都是精挑細選,面粉選用的是日本面粉;雞蛋用的是台灣一家用德國技術的養雞場所提供的雞蛋,飼養環境密閉,空氣為單向流通,經過水淋和消毒,才進入雞場,且不循環,徹底避免了與飛禽的接觸,也杜絕了可能因禽流感而產生的抗生素;奶油選用新西蘭產,蔗糖來自當地產天然蔗糖,鳳梨則是和當地農民契約種植(比市面高出很多價格從鳳梨農那裏定產)的開英二號、三號品種鳳梨——這種纖維粗、香氣重、酸度也比較強的鳳梨品種,曾因為鳳梨酥廠家的采用量少而少有種植,取而代之的是鮮果鳳梨。據說因為微熱山丘要做鳳梨醬,此地才又重新開始了開英二號、三號品種鳳梨的大量種植。

  鳳梨是和當地農民契約種植的開英二號、三號台灣本地品種鳳梨。

  好的原料就是食物最佳味道的來源,所以絕無添加是微熱山丘做鳳梨酥的第一要義,這是返璞歸真的根本。而因為無添加,所有成分都是敏感的、活性的,所以它在台灣的保質期(最佳賞味期)只有兩個星期,而在新加坡、上海等門市的鳳梨酥保質期有25天。裏面用的也不是幹燥劑,而是脫氧劑,這是因為天然奶油放久了就會有味道,為了延遲奶油氧化而使用的脫氧劑是他們試了半年下來最好的選擇。而因為要確保新鮮,每天生產的鳳梨酥都是當天一定要送到門店,當天銷完。

  纖維粗、香氣重、酸度強的鳳梨醬。

  從試吃到上市經曆了八九個月的時間,包括長方體形狀邊角的處理都精益求精,最終打造了台灣最為“流行”的鳳梨酥。不管是口味的真實,還是非常現代簡潔的包裝,微熱山丘都以一種與傳統品牌截然不同的差異化風格,一炮而紅,半山小村許銘仁的老家三合院每天都有很多人來曬太陽、吃鳳梨酥、喝茶。

  絕無添加是微熱山丘做鳳梨酥的第一要義,所以它在台灣的保質期只有兩個星期。

  不得不提的是這種“呈茶”的營銷方式,微熱山丘在剛面市的大半年時間,完全走宅配的方式,後來為了方便客人臨時需要提貨,而在台北民生社區設立了門市,也是只見茶桌椅而不見鳳梨酥,客人落座在等待取貨的時候即得茶水一杯,鳳梨酥一塊,這種歇歇腳的親切感,讓人多了社區的人情,所以雖然沒有任何招牌,門店的消息還是像當初鳳梨酥的口碑一樣迅速傳播,成了台北的一個遊客景點。

  每天生產的鳳梨酥都是當天一定要送到門店,當天銷完。

  一如其在新加坡來福士酒店的第一家海外分店,在上海外灘源的大陸第一家門店,包括即將在本月亮相東京南青山高級住宅區、建築師隈研吾設計的日本第一分店,都只是潛心做一枚35元新台幣的鳳梨酥。微熱山丘用三四年的時間,就迅速讓鳳梨酥這種傳統的台灣點心,走出了台灣,這也許只有“返璞歸真”的要義才可以做得到。
posted by zhouqin at 14:50| Comment(0) 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書く
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
×

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